ブログトップ

漫尋的遊戲人生

adamleejp.exblog.jp

這邊是漫尋的雜物堆積處,引用文章前請先告知~覺得字太小可以用Ctrl+滑鼠滾輪來調整~

東野圭吾:誰殺了她

f0107839_15191084.jpg

閱讀東野圭吾的小說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他的產量很高,每年都有不少本新書,而且每一本書都有不同的特色在,不單單只是推理而已,有的小說的推理成份很小,比較偏於懸疑,像是「變身」、「分身」;而有的則是溫馨感人,像是「時生」這本我就很喜歡,當然也有諷刺搞笑類的,像是「毒笑小說」那一系列、還有天下一系列(名偵探的守則)都是不錯的作品。

不過東野的推理小說其實著重於「文字的誘導」上,說真的常常看到結尾之後,會發現案件的手法其實真的沒有甚麼,大多是十分簡單的方式,最引我注目的還是在湯川學系列中的「聖女的救贖」,說真的她的下手方式十分大膽,而且一般人根本無法察覺,更是無法想像的到可以用這種方式成功的殺人……

而這次的「誰殺了她」中,故事中的主角們都知道犯人是誰,可是讀者卻無法在結局中得知,這是個十分大膽的寫法,為的是要讀者們自己去思考誰才是真正的犯人。但是小說中的主角所得到的情報並沒有明寫給讀者看,我們也只能靠些片斷的資訊來了解到底主角們得到了些怎樣的訊息,在這樣的不對等資訊當中,讀者能夠客觀的判斷出誰才是真正的兇手嗎?

以下為劇情最後的犯人推理,有捏他,沒看過小說的請僅慎閱讀。
----------------------------------------------------------------------------







主角不是犯人
直接從結局那邊開始說起吧,首先以推理小說來說,犯人不可以是沒登場、或是著墨過低的角色身上,這部小說主要圍繞在死者「和泉 園子」、死者前男友「佃 潤一」、死者的朋友「弓香 佳世子」、死者的哥哥「和泉 康正」、還有這個系列的主角,也是此案負責的刑警「加賀 恭一郎」這五人身上。

基本上加賀和康正兩人應該不是兇手,因為在結尾的衝撞描述中,「加賀回頭看了兇手沒事,再轉過頭來看看康正」,「兇手呈現恍惚狀態、空虛的視線在半空上面飄」,由於有加入加賀這個人的視點描述,在推理小說上已經可以把這兩人的嫌疑給排除在外了,不然我原本在看的時候其實是很懷疑康正其實就是兇手的。(因為有以前橫溝正史某本小說的關係,讓我不太能相信主角絕對不是犯人)

那園子是怎麼死的?看來不是潤一殺的、就是佳世子殺的,再不然就是園子自己自殺三種可能。

判斷兇手的方法
加賀以他的觀點來判斷園子不是自殺,主要的根據是那兩包安眠藥的藥包,園子本身是左撇子,撕藥包的破壞方式應該可以看出是由左邊撕的,如果正如佳世子和潤一所言,他們只放了一包藥包在園子旁邊,另外一包則是園子起來後自己撕開來的話,那另外一包一定是左手撕法,因此自殺要成立,就必須要是兩包都是左、或一左一右,因此加賀判斷非常肯定「不是自殺」的話,那就只有「兩邊都是右手撕法」這種可能了,因此判定園子不可能會是自殺。

然而如果兩人都是右撇子的話,康正在最後就無法那麼肯定犯人是誰了,在當晚康正叫佳世子過來之後,他要佳世子自己撕開安眠藥並喝下去,這時候康正就親眼看到佳世子撕藥包的直覺動作是那一邊了;而當康正問到潤一是否戴著手套拿著菜刀剝去電線外皮的時候,潤一回答「是的」,而由一開始的證物顯示,菜刀所沾附的削屑都在刀刃右側,因此判定做這個動作的人是「右手」使刀。

所以如果康正如果可以從佳世子撕藥包的方式判定兩邊只有一人是右撇子的話,那佳世子撕藥包的方式一定是「左手」,因此犯人就是右撇子的「佃 潤一」

其實這個謎題還有許多誤導的文字,像是在喪禮時佳世子和康正的對話中,有許多關於手部的描述,像是康正把右手的咖啡遞給她,而佳世子此時一邊喝咖啡一邊用「右手按住她的臉頰」,因此佳世子是用「左手喝咖啡」,這點在開始的時候就有提示了,然後東野卻描述佳世子使用毛筆時寫出了漂亮的楷書,因此我是推測佳世子應該和園子一樣,是經過教育之後把左撇子習慣改掉的那種人,但是一般自然的時候還是會用自己的慣用手來做事,像是喝咖啡或是撕藥包等等…

實際的現場還原
整個情況大概是這樣:當天潤一到現場準備要殺死園子時,中途因為信的關係而收手,此時佳世子到了。
他把信拿給佳世子看,原本也要殺死園子的佳世子也中止了,這時候潤一先離開,留佳世子一人善後。
離開後的潤一最後還是想要殺死園子,於是在屋外看著狀況,十二點二十之後,佳世子離開園子住處,把備用鑰匙丟入信箱,此時潤一回到現場用原本他自己就有的備用鑰匙開門,把原本要做的事情完成,並在一點以前回到自己的住處。
一點的時候,定時裝置啟動,園子死在床上,而潤一則在家裡和朋友製造不在場證明。

至於園子家和潤一家的距離,在126-127頁有寫到,康正和潤一約中午一點,中午離開園子住所後搭電車前往,途中因為時間還有剩所以還吃了一碗蕎麥麵,代表潤一住的地方和園的住的地方相當的近,足以讓潤一搭晚班電車甚至是計程車在一點以前趕回家。

作者的另外一個誤導就是在281頁中加賀所說的,「回到家後的潤一還是想殺了園子,因此返回現場」,但事實上並不用這樣做,因為在潤一回到家之前就已經把機關設置好了,我想作者應該是想讓讀者誤以為潤一一定要很早回到家才來的及趕上不在場證明吧。

說真的我其實不太喜歡用左撇子右撇子的方式來推理犯人,因為每個人的習慣不一樣,像我自己就是右撇子,但是習慣用左手拿杯子喝東西,用在推理小說上其實這樣的判斷方式有一點點彆腳吧。
[PR]
by adamleejp | 2012-10-02 15:19 | 小説